6月2日,韩国四年一度的地方选举及国会议员再补选结果出炉,在距离新总统尹锡悦就职仅22日之际,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再次赢得胜利,在17个韩国广域地方自治团体领导

6月2日,韩国四年一度的地方选举及国会议员再补选结果出炉,在距离新总统尹锡悦就职仅22日之际,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再次赢得胜利,在17个韩国广域地方自治团体领导
6月2日,韩国四年一度的地方选举及国会议员再补选结果出炉,在距离新总统尹锡悦就职仅22日之际,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再次赢得胜利,在17个韩国广域地方自治团体领导选举中拿下12个地区,成功“扭转”地方政治格局。作为第20届总统选举过后的首场“全国性政治活动”,此次地方选举不仅被视作尹锡悦政府的“首场大考”,也被认为是韩国大选的“延长战”。韩联社报道指出,这一结果多少“弥补”了国民力量的国会议席少于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这一短板,也为该党今后掌控“施政主导权”奠定了基础。在“大洗牌”之下,尹锡悦政府将开辟怎样的“新路”,而共同民主党又会面临怎样的难关?真正意义的“政权交替”在四年前举行的第7届地方选举中,共同民主党曾在17个广域地方自治团体领导选举中赢得14个地区,这一优秀的“成绩单”也令此次选举备受瞩目,国民力量能否打出“翻身战”曾一度成为焦点。而选举结果也证明国民力量实现了一次“大反转”,在赢得总统选举后,又进一步对地方政治版图进行了“再洗牌”。据韩联社报道,包括首尔市、仁川市、大邱市在内,国民力量在17个地区领导选举中获得12个地区的胜利。与此相反,共同民主党仅在5个地区取胜。而在基层领导选举中,国民力量所属候选人则共拿下145个选区的胜利,共同民主党仅“掌握”了63个选区。此外,在同时进行的国会议员补选中,国民力量和民主党则分别在5个选区和2个选区获胜。韩联社报道称,本届选举结果与2018年的结果“截然不同”,执政党取得的压倒性胜利也体现了民众对于“稳定政权”的需求。也有分析认为,近期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同样对选举结果起到了推动作用。《韩国时报》报道曾称,在与美国总统拜登会谈后,有民调显示尹锡悦和国民力量的支持率大幅上升。而在经济方面,《韩民族日报》报道指出,就地方自治团体而言,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援是一大问题,这也使执政党可以在地方选举中更占优势。此外,尹锡悦此前批准补充预算案,向小工商业者发放抗疫补助一举也赢得了不少欢迎。在本次选举前,国民力量方面曾表示,“假使说大选是政权交替的前半场,那么地方选举是后半场”。国民力量党鞭权性东也表示,“继大选之后,国民力量在此次选举中也取得胜利,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政权交替。”弥补“朝小野大”短板韩国大选后,共同民主党虽然失去执政权,但仍在韩国国会中占多数议席。“朝小野大”格局至少会持续到2024年下届国会选举前,韩联社曾表示,共同民主党“只要有意牵制”,就足以在政府改组等问题上对尹锡悦政府施压。就此,韩国民调机构HANGIL Research政策分析室长洪炯植在接受《韩国时报》采访时指出,面对目前的国会格局,尹锡悦最需要的是“舆论的好感度”。而他可在此次地方选举中赢得这样的支持,也会对其政府未来制定和推进国家核心政策有较大帮助。据悉,在此次国会议员补选后,尽管韩国国会仍将保持“朝小野大”格局,但国民力量议席已从109席扩至114席。《韩民族日报》报道也指出,在选民为执政党“注入力量”,确定了“稳定政权”的舆论之后,预计此后国民力量的执政将“更具攻击性”。报道指出,尹锡悦预计会借此机会“展开强攻”,执政党和政府或将加快推进强硬、保守政策的步伐,或将推进一直停滞不前的废除女性家族部等《政府组织法》修订案,及加快实行扩大劳动市场灵活性等政策。此外,国民力量还宣布,将针对2024年国会选举成立“特别委员会”,讨论党内改革及针对该选举的候选人推选方式。对此,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国民力量摆脱了前总统朴槿惠被弹劾下台所带来的冲击(朴槿惠所在的新世界党是国民力量的前身),实现了“咸鱼翻身”。在此次取胜之余,国民力量似乎也看到了韩国政局发展趋势,未来或将“瞄准”国会选举,一旦再次胜利,其将不单单拥有行政方面的优势,也将在立法方面把握“主动权”。共同民主党或陷入“苦战”?“我们完全没能赢得民心。”地方选举开票后,共同民主党共同紧急对策委员长朴志玹说道,“这是我们继大选之后第二次得到的教训。”此次地方选举距离共同民主党大选惨败并成立紧急运营委员会仅80天,也是该党自去年“四七再补选”以来,连续第三次面对“失败”。就这一原因,《韩民族日报》报道分析称,共同民主党忽视了“反省和革新”,导致了支持者的失望。李家成也告诉澎湃新闻,尽管在大选后共同民主党高层集体辞职,并在这两个多月多次提及要进行党改革,但实际上却没有推出非常新的党论或者是党纲。另一方面,在此次竞选中,该党也未提供能吸引民众的、切实“发展当地经济”的成熟政策纲领。而在此次地方选举再次失败之后,是否已证明选民似乎正进一步“走向”国民力量?李家成也表示,共同民主党已经意识到本身存在的危机,若不做出改变将越来越失去“民心”。“这次选后共同民主党或许需要做个彻头彻尾的改变。若一直持续现状,不单会影响整个政党在韩国政坛的未来命运,可能还将牵涉一大批党内重磅人物。”李家成说道,“或许命运都将被改写。”未来,预计共同民主党将就竞选失败的归责和革新的方向进行考量,但这或许也是一条“艰难之路”。《韩民族日报》报道指出,党内的矛盾很有可能因此进一步激化,该党仍要时刻铭记,倘若不就此“脱胎换骨”,今后很可能会受到更加严厉的审判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大选结束不到三个月之际,共同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李在明已在此次地方选举中“回归政坛”,当选仁川桂阳乙区议员,获得了国会的“入场券”。对此,《韩国时报》报道指出,李在明此次当选是“喜忧参半”的结果。尽管此次胜选可能会让他有机会从大选的战败中“恢复”过来,但共同民主党在地方选举中的整体“失利”也为他的政治前景“蒙上阴影”,并受到了过早“回归”政界的批评。但也有多家韩媒报道称,今年共同民主党将打响党首选战,预计未来李在明将“冲击”党内要职。